Friday, January 7, 2011

那年投票的二三事

退出後,從沒留戀。只是近排看見很多報導,不禁想起那年的經歷。
這篇文章是自己的記憶回收。寫畢,掙扎了很久是否要把它公開。最後,做了這個選擇;經過去年,民主黨轉軚一役後,我認為選民有必要知道每個政黨背後的故事,好讓我們日後更立體地思巧。

******

「黨內無派,千奇百怪」。


第一次聽到這句說話,是從鄭宇碩教授口中。三年前,在他城大的辦工室裏。

2007年1月4日,公民黨的港島支部執委進行第一次選舉,兩大陣型對決,結果我方敗陣。事後,鄭教授與我們相談了一句鐘,安撫我們。


安撫,不是因為我們得不到支部內, 那些超級政治明星的「黃袍加身」;未能得到他們的「獻身」,以授權票方式,為那些從未出現過的「隱影黨員」投票。


安撫,又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一個很出色的powerpoint presentation,而仍然輸給另一方,那段廿五分鐘,「口行行,得口講」的事前拉票。(由衷地說,直至四個鐘頭前,重看presentation,自己也驚嘆為何當天能夠做出這樣的一個競選工程?!Still proud of our team! )


鄭宇碩安撫我們,是因為他事後知道當時的秘書處作弊。


我們當天手執證據,秘書處收到授權票後,「通水」給另一候選團隊,我方所得的授權票數目、被授權人及授權人身份。


在投票前一天,我們曾經親到秘書處,要求出示屬於我方,已遞交的授權票時,總幹事的答覆竟是:「遺失了,找不到」。但兩小時後又回電說,授權票已找回,歡迎我們隨時檢閱。

我們就是敗在一個人治的選舉制度。


我們就秘書處的舉動,向支部主席提出指控。就在投票會議進行前兩小時,主席相約了那時的暫代秘書長,兼外籍法律顧問,「解答」我方所提出的指控。 遺憾的是,秘書長乃秘書處的話事人。


我們經常聽到泛民中人批評政府:「自己人查自己人」。 那天的結果,其實「未審已判」。最經典的「判詞」是:我們已 “deposit” 的授權票,秘書處有權不交還或不需向我們出示。


曾經,我們想過召開紀律聆訊。但,黨魁說:「你咁樣個黨就會散㗎啦。」為了這一句,我們放棄了這個念頭。因為我們希望「團結」;我們體諒那時創黨不足一年,還有未善之處;我們相信這個政黨仍會健康成長。


回想,我遺憾當天沒有提出紀律聆訊。


那年,總部秘書處干預支部選舉,今年不是再一次發生在新西支部嗎?若然,當日有了紀律聆訊,歷史會否避免重現?!


我不確定。


但至少我肯定隨後每個選舉,無論是那一個地區支部也有不多不少的爭拗!2008年底,又一次的港島支部選舉,竟可發生同一個人,同時競逐主席和副主席兩個職位!


就這種種,自己不禁質問:為何一直以為民爭取民主的政黨,從沒勇氣或能力面對自身的問題,而導致惡果一屆傳一屆,越滾越大?!


看著那些政治人物猛烈批評,由中國政府主導的香港選舉制度如何不濟,真的唏噓嘆息。嚴人寬己比比皆是。從來以為高調「欽點」領導人只是共產黨的習慣,原來......


「黨內無派,千奇百怪」是毛澤東的名句; 或許鄭宇碩一早也意會自己身在另一個「共產黨」。


video
這是經過修剪,剔除人名後的presentation .mov版。說真,用powerpoint present配上口述,效果強十倍!
這些提議至今仍然適用,可惜從沒有人實行。
另,仍然留住總幹事寫給黨魁的報告及自己的筆記;但不懂刪除人名,暫且不公開了。

1 comment:

Anonymous said...

3年後,我去到鄭宇碩的辦公室;感受到的,跟你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