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September 17, 2008

我不代表公民黨 之 不必和解 不必泛民

最近看了很多討論文章/留言關於公民黨和社民連的恩怨情仇;作者有些是有名有姓的學者,有些是身處其中的(侯任)立法會議員,更多是真身不明的網民。各有表述,很不熱鬧。

學者的文章,大多以分析為主。其餘人士的取態大致可分3類:
1. 支持公民黨 - 不滿社民連於選舉期間發炮功擊
2. 支持社民連 - 鄙視公民黨的所作所為
3. 大局為重 - 希望雙方停戰,集中火力向建制開火

我不打算論述自己對每個小節的看法,因為我所認同或否定的觀點,其他人已經說過,不需重覆。但觀乎現在的形勢,倒有感想。

如你是上述3.的支持者,我想你要失望了。雙方支持者現時的態度,存在深層次的不協調。惡言相向的程度,絕不遜於批評民建聯或其他建制派人士,或有過之而無不及。若要雙方互相諒解,短時間,甚至在看得到的將來有如天方夜譚。

失望?或許吧。世事不能盡如人意,合不來的個案,比比皆是。那民主運動的前路,豈不是渺亡的很?!

又未必。

泛民是什麼?

泛民是一個緊密合作,但鬆散的聯系。過去多年,除了大是大非的議題有投票的協定外,其餘議題,各自為政。只是大家的基本理念相近,在很多民生的議案中的投票取向也不會存在太大偏差。

o6年,泛民正式多了兩個新成立的政團:公民黨和社民連。25個泛民議員,7位是功能組別的代表,其中民主黨有2席,公民黨2席,獨立的佔3席。從那時直至選舉前一刻,25人當中,沒有一個否定過功能組別同療存在的言論,更加沒有任何一個政團被「自己人」批評;這個「聯系」尚算合作愉快。過去兩年,在議會中相安無事,期間亦合力推動/反對某些議案。

但事情由選舉開始急轉直下。

公民黨的功能組別候選人被批評為「面目糢糊」,縱使民主黨亦有同等策略,但兩黨好像分別活於人鬼世界,公民黨的功能組別侯選人被別人視為鬼一樣恐佈。而更重要的是馮檢基、李華明、梁耀宗等傳統泛民中堅份子,一樣被人罵個不停,甚至乎,整個「泛民主派」,被改稱為「偽民主派」。一向(所謂)追求民主的人已被批定再沒有改變社會的能力。

理念有分別嗎?

選舉時,社民連主要區別和對手的分別,很少時間陳述自己的主張。辯論中,他們稱理念全部記錄在書刊中,我只隱約記得他們提及支持全民退休保障、最低工資、提升生果金和回購領匯。

這些議案,過去多年反覆辯論,來來回回,今屆事必再來。

除了回購領匯外,記憶中沒有泛民陣型人士曾經投票反對/不支持上述其餘三項。相信在有沒有新人加入的情況下,「泛民」或「偽民」的立場和社民連也沒有分別,以往如此,相信將來亦然。議員是向選民付責,不會以「敵人的敵人即自己的朋友」方式行事,而刻意和別人持相反意見;新人改變不了他們一路以來的信念。

面對現實

現時有三個現實: 
1. 舊有模式運作正常(至少現時的當事人同意)
2. 希望加入的新人諸多不滿
3. 在沒有協定下,主要題案的投票取向仍然一樣

在這現實下,我看免強冇幸福,不必同床異夢,乾脆各有各行事算了罷。至少大家明白大家不在同一條船,不會對對方有存有寄望,而產生更多議案外的爭拗。

況且,製造新的文化比改變舊有文化容易。名稱,只是一個稱呼罷了; 新加入的人大可成立「偽民」以外的聯系,以自己喜歡的名稱為市民打拼。如果理念和方法能取悅別人,比偽民更民主,哪怕沒有支持者與你同行?如果大家都認為自己的對手是曾蔭權,多少聯系也是一樣。

罵民建聯最無恥的人,在沒有和解之約,也能和民建聯的核心成員同檯吃飯。所以,我看不到罵公民黨豬狗不如的人,不能和公民黨同意向投票。

在香港的立法會的制度中,我倒想看看有誰能夠在建制下反天覆地改變現狀。

預告片做得精彩,現時等待正式上畫又能否改寫紀錄。

11 comments:

Wong or Wrong? said...

你好 我是人網的聽眾,也是你的音樂節目的支持者-AndrewHKM.

有兩點我要從你得blog中想說
第一︰
〞沒有一個否定過功能組別同療存在的言論〞
如果你們有注意到,黃YukMan還在商業電台得時候直到現在,他是在反對小團子選舉(包括功能組別),只是到了選舉期間,這論點被凸顯出來。
如果想詳細點去理解他的立場,我建議你去看這條片。
http://hknews.hksyu.edu/media/hksyu_20080916.wmv
有樹仁學生問他那問題,以我去理解他的回應是
功能組別=小團子選舉=BAD
公民黨 --> 功能組別 = BAD
then 公民黨 claims "寸士必爭"
but Game Rule Given is
分組點票:
功能組別 votes > 50% = Pass
地區 votes > 50% = Pass
However
功能組別(Reject) + 地區(Pass)=Reject
泛民(包括公民黨)在功能組別根本沒有可能得到十五席。
Therefore, Civil Party participates in Funtional Legco is unnecessary.

第二:黨與黨之間有合作是正常,不論泛民或建制。


我認為是公民黨還是一群政治的新星,你們不是太懂得這個遊戲而己。
你要看看「百年老店」民主黨,民協,民建聯沒有這個間題(可能我不知),因為選舉完了就是完了,看開點吧!

i wish to add more comments on this but out of time. let me write more next time

rainsun said...

to AndrewHKM

但願我們對政事的不同看法,不會影響你對流行普選的支持。

在人網的監製找我做流行普選之時,我也懷疑過自己的身份是否適合。後來,他們解釋人網和LSD是獨立的,我才釋懷。而我一向抱著只談音樂,不談政治的宗旨於人網出現。我的生活b畢竟和政事有關,少不免於自己的blog寫這話題。既然你在此留言,出於一份尊重,所以回應。

好了,以上的說話其實無關重要,我想說的很簡單。

正如你所說,我們是一群政治新手,我們不太懂得玩這個遊戲,很少計算,往往從心而行罷了。我們是一群為自己理想出發的愚民(當然亦有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存在,但我想沒有一個政團可避免)。所以,當有人用「暗箭難防」等負面詞語批評自己,我心不安。

而在選舉期間,我們當然知道我們犯了錯誤,有改善的地方...畢竟我們和LSD一樣,也是成立了兩年多罷了。

有些事情,我不能贊同公民黨的做法。同時,我亦不喜LSD的舉動;但對於功能組別 - 這個崎型的制度 – 我自己是認為有參與的需要。

參與的好與壞(我是說"參與functional",而不是functional本身),有很多人說了,我不重覆。但其中一個很小人提及的是 –
資源問題。

泛民多一席,等於建制少一席,來回2席。在現今泛民缺錢缺人的情況下,資源是重要的。一個最直接的得著是我們可獲多一些街板位宣傳自己相信的價值,這對日後的選舉有不少作用。我們亦可“攤大手板”向政府要錢搞活動。這些例子很少家,但很實際。

有人說,公民黨很有錢,不會著意這些少數吧。這不是是實。我是黨員,有看過那些賬目。雖然大狀們比一般人富有,但這不代表他們可以無限量地財政支援;他們除了是公職人員,亦要向自己的家庭,親人,伙記等付責。從正式與非正式的渠道,我知道高層作出的奉獻,足夠令一般黨員「無話可說」。

關於選後的所謂怨言,其實當是他們的澄清好了。既然公民黨的候選人選擇於選舉期間集中火力向建制派等人開火,等於沒有足夠時間表明別人對自己的批評。選舉時候沒說,現在說說也很合理。畢竟,只是兩個多星期前的事;再加上報紙排位等時間問題,執筆之時,可能只是選舉短短數日後的事。

至於,現時的情況,其實是很無奈的。各方的支持者已有點言語過火了,很難平息。只是,我希望在大家互相批評對方的時候,先想想對方的觀點。

哈哈,林雨陽不代表公民黨;我是公民黨黨員,亦是流行普選的主持。

Please write more if you have time, I hope you can understand more about Civic Party from an insider’s point of view.

王小四 said...

>1. 舊有模式運作正常(至少現時的當事人同意)

唔係爭取緊改變既咩?點解會安於舊有模式運作正常

容易claim 自己做左野快d收工? 正正係幫主講左9年果句...
靠你地爭民主妮世都唔會有....

rainsun said...

to 王小四:

從工商管理的角度來看,同一工作單位,讓新的文化來取代舊有的是很有難道。往往得不常失。所以一個全新的組織比較適合。所以yukman可自己組班,吸引多些泛民中人於民生題案中合作。

但問題只是LSD的素求不和現在的泛民存在茅盾。LSD會吸到多少呢?

蕭生說LSD可改邊社會民化,是時候出招啦

imwaddle said...

同意你的說法:無必要勉強合作;因為大是大非問題,泛民會自動歸位。但問題是,如果雙方長期「面阻阻」,亦可能有礙日常商議合作(如飯盒會)。

至於功能組別的問題,公民黨就我所知從未作出你所說的辯解,一直只談「搶位」。在資源上無可否認,有多一個議席就能為黨多取一點,問題郤是「為與不為」。一是其不正當,二是多取亦無助在分組點票中有影響,既然如此,不如不為。

不過,「罵民建聯最無恥的人,在沒有和解之約,也能和民建聯的核心成員同檯吃飯」,這個說法頗有問題。從政之人在政治場合可以激烈辯論,但私底下的吃飯談天,卻是另一回事。這場飯局根本不存在和解與否的問題,故可以說這個例子舉得不當。

Andrew said...

我視作朋友之間閒談,所以是個人意見節目。人網的聽眾並不個個是LsD的支持者,再加上LSD的支持者是有理性的跟不理性的。我大可是理性的,所以我會分得很清楚,總之大家也是泛民的一員,所以我們應該有計傾。所以我不想看到因為身份而不做人網的流行普選。

rainsun said...

to imwaddle
說一個小故事。
兩年前7月的一個晚上,我和公民黨一行十數人到立法會旁聽 -- 就是竊聽條例那一次。到了深夜,范太要裁決劉江華有否需要向涂謹申道歉,會議休止。當其他黨派的人混為一堆的時候,吳靄儀和余若薇選擇走上閣樓和我們閒聊。問吳為什麼不在下面談天吃西餅,她顯得有點不以為然。
在那刻,我感覺到他們說的,從來是真心說話,表裏一致。這樣的人是否從政最理想的人?可能不是,但他們肯定是正直的人。我喜歡和這些人為伍。
我不肯定他們每一個的想法(哈哈又說:因我不代表公民黨),但試想想,一個人出盡九牛二虎之力,少眠少休,甚少時間陪伴仔女,為的是大部份泛民人仕讚同的一些爭取民主活動,然後卻被「自己人」公開和「罪人」、「暗箭」、「糢糊」等負面字眼扯上關係,你能笑面迎人嗎?
我不是想說某人的不是。但與期時後說別人小氣,可不想想自己鬧人時有否過點了火位呢?要知道自己將來要和這人合作的。
我看「飯盒會」不會有什麼大問題,照我所知,長毛和各人關係很好。大家是成年人,對事不對人,不會因為對方愛A,所以特意選B,這麼大逆不道。你看民主黨一樣派系林立,還可贏得最多議席。當然大家如能像兄弟般合作,當然事半功倍。不過,世事豈能盡如人意?!
關於曾與黃,如果飯局是兩個男人私底下吃飯,別人無謂八卦。但如果是以民建聯的高層和社民連的主席的身份,作為兩黨的黨員或投票支持者,或有理由了解。但和我無關,兩黨都不是我投票的對象。
關於「為與不為」的功能組別,我從來都看像佛家所說的「大乘」與「小乘」。不是錯與對的問題,是程度罷了。

rainsun said...

to andrew
雖然自己各樣工作繁多,還未想過放棄流行普選的節目,因為 -- 我都聽歌㗎囉。
關於人網的網民,其實我有點擔心。雖不是全部,但大部份也是LSD/毓民的Fans。這個image很強,會嚇怕其他人,很難有新人加入。因為只要一個post對LSD或黃有意見,便有十多個post反擊。這樣的發展方針不利成為大眾媒界。
作為非政治節目主持,當然不想這樣,很怕有一天自己變成「勞軍」。

imwaddle said...

看罷你的小故事,我倒想一問:分別效力兩個敵國、競爭激烈的商業機構的人之間是否就不能有私交?

余吳二人可能「不屑」與政敵為伍,但不代表這是「最崇高」的行為。就像李鵬飛,當年貴為港英主會核心人物,政見與李柱銘勢成水火,但一樣有其私交。政治人物也是專業人士,在其政治立場上可以寸土不讓,但不等於走出議事廳就不能是朋友。

記得黃毓民說過,廿三條前間中與葉劉吃飯,還交換眼鏡互相試戴,但廿三條其間不是一樣力批她的做法?

「飯局是兩個男人私底下吃飯」,還是「以民建聯的高層和社民連的主席的身份」,誰都無法知道。所謂八卦,其實跟本就不問原因,君不見八卦雜誌,任何男女明星工作以外同一場合出現,都給渲染一番。有標準嗎?

『功能組別,我從來都看像佛家所說的「大乘」與「小乘」。不是錯與對的問題,是程度罷了』:實在看不明白,願聞其詳。

rainsun said...

有關你對小故事的回應,我想的分別是在於:商場上,利益掛帥,為錢/人工,生意上,為自己的公司效力,不做傷天害理的事,天經地義;成熟的人明白,各為其主的人閒時私下來往,問題不大。但事實,亦有很多公司當同行如仇人般看待。

政治以原則出發,(好的)議員不為利益所動,議事堂內、外均以理念作做人宗旨。為了公司的生意,老闆和自己不喜歡的人應酬,思空見慣。但一般沒有理益瓜葛的人,不會跟自己合不得來的人私下來往。

可能你說政治就是這樣。或許。所以我說他們是好人,並不一定是最好的政治人。

孖李的事,我不太清楚。只是知道近年他們有結伴旅行,當年有否?

葉劉回歸是一個有趣的 case study,當年她民望低迷,現在還有相當的吸票能力,除了是左派配票外,我有一個朋友說,也許當年50萬人上街不是反對23條,香港人只在發窮惡!

至於毓民與葉劉在23條前的來往,我理解為政治評論員與政府官員打交道吧。反而,之後大家換了不同身份,還能私下來往嗎?其實,我一直在等毓民「敢說敢為」,追擊葉劉,可惜還沒實現。

曾黃飯局,坦白:I don’t give a damn. Leave it to those who are nosy and have a stake with it.

「大乘」與「小乘」要些少時間說明, 再說,現在要工作了。

Kameyou said...

我80%贊成林雨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