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rch 7, 2009

賽後檢討《蕭鼓聲中(特別版)》

做過《蕭鼓聲中》的主持,節目不及想像中幟熱,但只再想真一片,昨天的戲軌實是意料中事。

畢竟老蕭只會句句帶骨,頂多做到直斥其非,也絕不會對著客人指手劃腳,破口大罵。

至於柯德莉,雖不至read her like an open book,但畢竟跟她交手兩年,試過「圍揪」也曾「單打」,大概再問也會知道自己將得到什麼答案。所以,昨晚我很少追問,盡量簡化問題,免她有太多「石頭踏腳」。

事實,我不肯定她是有心定無意,但她總愛用另一角度吸收你的問題,然後回敬一個似是疑非的答案。她不是官員般的耍太極,但假如我是老師,她是學生,我一定在試卷上寫「離題」。

作為一個主持,不能太客氣,亦不能太強悍。面對何民傑的「連環發炮」,真的有點不知怎樣叫停。但對於公民黨的發問,自問到位,反正再追,也是徒然,而時間只會越少,但求老蕭柯德莉的回答中發堀虛位。畢竟我對數字絕不敏感;財政預算、金融經際絕不是我的強項。如是,我當初便不會加入公民黨

社會需要多元聲音,不能夠強迫別人相信自己的一套,明白別人的決定是經過怎樣的思考過程便足夠。同意就說多兩句,或投他一票。不喜歡又可拍拍「蘿柚」,何必執著。記得曾經在Email中,寫過這樣的一句給柯德莉:「I don’t always agree with your decision, but I understand.」

縱使離開,我仍然相信四大狀是好人(我只是說大狀,是四而又不是五)。只是好人,不一定做好事。就像今次的財政預算,他們首推綠色經濟;這意念值得舉手支持,不過在任何時候也可進行。在現在百年一遇的經濟難關,我們需要更「快、準、狠」。任何成功的行業、機構也要時間才能成形,綠色經濟真的會「一擊即中」嗎?一定不會。

人心惶惶的年代,沒有多個人喜愛改變。宜守不宜攻的情況下,重點是怎樣保住現存的公司、職位、信心,而不是開拓新領域。我看不見政府做到,更不見泛民做得到。

按此收聽《蕭鼓聲中(特別版)》節目重溫

4 comments:

kameyou said...

kameyou

http://www.hkreporter.com/talks/thread-742914-1-1.html

蕭生的問題點到即止,但識野的人都知好有殺傷力。
蕭生教余若薇點做反對黨,就係十幾年前共和黨不停否決 Clinton 的預算,成個美國聯邦政府停止辦工十幾日。
美國都係咁啦,你余若薇驚乜投票反對?

講來講去,公民黨只能係一個健康政治環境下的政黨。
但香港卻正是不健康的,需要爭取民主,要用民主才能落實經濟甚至環保政策。
無民主,政府睬你?
政府唔睬你,你又接受?

公民黨竟然以為自己身在正常議會,可以用正常議會辯論或妥協就能達成目的,

呢D係「書生造反,三年不成」。

四個字:當局者迷

以為自己可以真正幫香港人做到野。其實乜都做唔到。你幾好心都無用。

好神奇,佢地咁爻底,當年點解可以否決政府個政改方案?當年邊個主導?
或者真係當年否決左之後,民主無寸進,原來真係會一拍兩散乜都無,大家攬住一齊死,仲反去屈你,
從此驚左個政府。
有咩好驚,加陣乜都有社民連墊底,驚乜?

民主黨就係望風轉舵的投機黨,區議會黨升級版。
公民黨就係堅持原則的傻憨黨,係溫室學生會黨。
對民主黨都無寄望,知道佢地係咁。

對公民黨就搖頭嘆息,乜世界有D咁天真的從政者?

rainsun said...

to kameyou: 當還是黨員的時候,我曾思前想後,公民黨作為一個新晉政黨,能為這個沉悶的政治氣候帶來什麼景氣。起初,確是有些清新空氣,但漸漸也被混瀆。
我曾檢討會中說過,講地區工作,你比其他黨派遲了足足廿年才起步。講紮根,你不及民主黨,講錢,你又不及民建聯。我們正正需要一些新方法?!所以,我曾主導CP webradio及後來的CPTV。可惜,他們從來沒有大力支持,在人力物力均欠奉,實無能為力。相反,LSD做到了。

TypeEE / 愛@事必大 said...

我有喺chatroom 睇comment、網友不聽贊你嘅表現,又不停插何民傑。

TypeEE / 愛@事必大 said...

可唔可以comment 吓點解你會離開公民黨?